not ie

輔導案例

因保密原因,人名、資料和事件細節都已作出修改
提供以下專業輔導服務(本中心提供粵語、國語和英語輔導服務)
姓名: 小明
性別:
年齡: 約30歲
因篇幅原因,只將過程中的重要對話節錄

小明在感情事上波折重重,每次與女朋友分手時的原因都是差不多,小明希望女朋友可以平日放工後跟 他拍拖,但於假日時給他多點自由。他自己跟朋友一起活動,女朋友就投訴小明大男人,只顧自己的喜好,根本就不珍惜他們的關係,小明不想讓步,認為自己的朋 很重要,於是重重複複,每次都分手收場。
 
小明後來找輔導看看自己的問題出在哪裡。
 
輔導員:「你跟女朋友相處時是怎樣?」
 
小明說:「跟她在一起時就沒有甚麼,但只要我提出和朋友出外時,她就發脾氣,話我不愛她了,我真不明白她想甚麼!」
 
輔導員:「你感覺怎樣?」
 
「我感到跟女朋友一起時很辛苦,像是失去了自己,一點自由也沒有,我不想要這種關係!」
 
「這令你想起以前的甚麼情況?」
 
「我想起我小時父母不准我出外,他們怕我學壞,所以一定要我留在家中,直到中三後才讓我跟同學出街,因那時他們已管不了我。」
 
「那時你感到怎樣?」
 
「我覺得我很渺小,完全沒有地位,他們跟本就不重視我!我想快點長大,以後自己話事,可以做什麼就做什麼!」
 
「你當時一定感到很束縛,完全沒有自由了!如果可以,你會做些什麼?」
 
「是呀!我想要自由,跟我的朋友做喜歡做的事,打藍球、游泳、聊天等,沒有什麼不對呀!」
 
「你需要空間,跟你的朋友做你的活動。」
 
「對呀!我要自由,我想有我的空間,我會做好自己,不會學壞的。」
 
「小明知道什麼是對,什麼是錯,其實父母不需要擔心。你好想佢地知道?那時你怎樣回應你的父母?」
 
「我見到他們話我的朋友會帶壞我,我好嬲,我咪唔睬佢地,唔出聲,嬲佢地好耐好耐。」
 
「你現在跟女朋友相處的感覺和當時相似嗎?」
 
小明靜默了差不多一分鐘,然後說:「我覺得我的女朋友好似我的父母,她不准我有自由,我感到我在她面前很渺小,我沒有了自己,我唔想睬她,我嬲她,像我嬲我的父母一樣。」
 
「你想用對你父母的方法對你的女朋友?」
 
小明今次停了更耐,他低下頭差不多有2分鐘,他哭了,說:「我唔想,我唔想這樣對我的女朋友,我愛她,我想她明白我...」
 
「你想她明白什麼?你想跟她講什麼?」
 
「我只想她給我一點空間,與我的朋友做一點我的事,我想跟她說,即使我不在她的身傍,我仍然一樣愛她,她比我的朋友重要,只是我要一點空間做我自己想做你事情。」
 
「你唔想好似對你的父母一樣地對你的女朋友,唔睬佢,嬲佢地好耐好耐;你想話比佢知你心裡的想法,你決定這樣做嗎?」
 
「是!我決定會這樣做,我不想我在女朋友前仍然是一個小孩子,我可以話比她知我的想法:我只想她給我一點空間,與我的朋友做一點我的事,我想跟她說,即使我不在她的身傍,我仍然一樣愛她,她比我的朋友重要,只是我要一點空間做我自己想做你事情。」小明知道他要做一些以前不會做的事了。
 
「你尊重你自己需要空間,你亦想她尊重你的需要。」
 
「我會嘗試這樣做,我會讓她明白我多一點,知多一點,知道我跟誰在一起,做些什麼,這樣她可以放心一點,相信她可以更尊重我的需要,我相信她會這樣做。」
 
「你現在感到怎樣?」輔導員希望小明接觸一下自己的內心,感覺到被尊重的力量。
 
小明合上眼一分鐘,深呼吸了一口氣:「我感覺到開始跟她有更多的接觸和聯繫的感覺,我感覺到她尊重我,我感到更愛她!」
 
透過多次輔導,小明慢慢認識到兩個人相處時都有自己不同的期望(小明要和朋友一起,女朋友要小明陪她),期望背後正代表著不同的需要(小明要有自己的私人空間,女朋友要小明的關心),而這些需要夾雜著很多兒時的經驗感受,小明發現自己用了兒時的應對方法去嘗試解決今天的困難,後果看來這些應對方法不受用。輔導過程中,小明明白這些需要都要彼此認識、瞭解和尊重,並且讓對方明白和接納自己對私人空間的需要,並且用自己覺得合適的應對方式去滿足對方。
註:綠色字為輔導過程中處理過的重要事項